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国外广告传媒公司的研究现状 广告传媒公司排名|海外活动策划

2022-03-18

电影植入式广告在国内外的研究现状如何?

作者:薛敏芝 好莱坞的全球化策略,促使其大片进入中国市场的同时,一种近来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日益火爆的营销方式悄然进入大众的视野:那就是植入式广告。 《黑客帝国》中诺基亚8110,《我,机器人》中奥迪公司专门设计的概念跑车RSQ。 你只要是影片的观众,你就是植入式广告的受众——遁形的广告,无法遁形于广告的受众。 植入式广告,这一肇始于上世纪40年代末的营销手段,正如《黑客帝国》令凯迪拉克重新成为时尚话题,经济全球化和IT技术的发展,令其成为21世纪当下最为热门的营销话题之一。 一、植入式广告的异军突起 植入式广告(Proct Placement)又称植入式营销(Proct Placement Marketing)是指将产品或品牌及其代表性的视觉符号甚至服务内容策略性融入电影、电视剧或电视节目内容中,通过场景的再现,让观众留下对产品及品牌印象,继而达到营销的目的。 在中国往往将Proct Placement翻译为隐性广告或称其为软广告。 植入式广告不仅运用于电影、电视,而且被“植入”各种媒介,报纸、杂志、网络游戏、手机短信,甚至小说之中。 进入21世纪,许多广告集团纷纷涉入此业务,成立专门的公司,如,WPP的Mindshare Entertainmen和Publicis集团Zenith Optimedia、WPP’s MindShare以及奥姆尼康集团的Full Circle Entertainment。 2002年,澳大利亚人安东尼·迪佛创办了植入式广告奖,每年举办一次。 2004年百事可乐获此大奖。 根据全球著名网络杂志品牌频道统计,在2004年荣登美国电影排行的37部影片中,有7部加入了百事可乐的广告,紧随其后的有可口可乐。 摩托罗拉。 耐克等公司。 在新的社会和经济环境下,随着大众消费的符号化趋势,“产品的植入(Proct placement)”,演变为“品牌的植入(branded placement)”,因而在营销界已渐渐都用branded content或branded entertainment,来替proct placement。 这种用语的变动,凸现了在新时代,赋予这一传统营销方式新的内涵。 2003年全球品牌内容营销协(8randed Content Marketing Association)在伦敦成立,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德国、荷兰、美国等国成立分会,有100多个会员。 会员包括全球性的广告集团、制造商,以及其他广告代理商、游戏发展商、电影工作者、电视节目制作与出版商等。 这一协会的诞生,正如其美国分会主席Cindy Callop所言,预示着我们正从一个营销沟通的“打扰时代(age of interruption)”,进入一个“植入”的时代(age Of engagement)”。 二、植入式广告的运作模式 从目前所见各种媒体内容的植入方式,我们将植入式广告分为四种运作模式:场景植入、对白植入、情节植入和形象植入。 场景植入,主要是指品牌视觉符号或商品本身作为媒体内容中故事发生的场景或场景组成的一部分出现。 比如《天下无贼》影片开头,一对贼男女为了勒索一富翁,刘德华扮演的男贼用佳能摄像机摄下富翁对女贼的不轨举动。 在西藏的寺庙,男贼窃得一大袋手机,镜头扫过,都是诺基亚。 男女主角互发短 浅议植入式广告 从《手机》到《天下无贼》,商业娱乐大片已演变为中国文化领域的一种流行现象。 电影本身作为商品,其成功不仅取决于精彩的剧本、高明的导演和有魅力的演员,广告宣传和营销策划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天下无贼》植入广告的巨大收益以及2005春节晚会遭世人诟病的广告投放,都折射出一种全新广告模式的冲击力。 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植入式广告已经为越来越多的制片方和商家所采用,而商业大片无疑是实现双方互利共赢的崭新平台。   植入式广告(Proct Placement)又称植入式营销(Proct Placement Marketing),是指将产品或品牌及其代表性的视觉符号甚至服务内容策略性融入电影、电视剧或电视节目内容中,通过场景的再现,让观众留下对产品及品牌印象,继而达到营销的目的。 植入式广告与传媒载体相互融合,共同建构受众现实生活或理想情境一部分,将商品或服务信息以非广告的表现方法,在受众无意识的情态下,悄无声息地灌输给受众。 因其隐秘的特点,植入式广告还被称为嵌入式广告或软性广告。   有据可查的最早的植入式广告,其标志是1951年由凯瑟林·赫本和亨莱福·鲍嘉主演的《非洲皇后号》,影片当中明显地出现了戈登杜松子酒的商标镜头。 1982年,美国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外星人》中,小主人公用“里斯”的巧克力吸引外星人的画面已成为植入式广告的一座里程碑。 其后007系列电影对欧米茄手表、宝马汽车的宣传,《黑客帝国》对三星手机、喜力啤酒、凯迪拉克汽车的推广,无一不表征着植入式广告的异军突起。   在国内,上世纪90年代由葛优和吕丽萍主演的《编辑部的故事》首次采用了类似植入式广告的表现形式,当时在剧中播出了百龙矿泉壶的随片广告。 而植入式广告作为全新的广告形态为国人所熟知,则归功于冯小刚的娱乐大戏《天下无贼》。   常见的植入式广告类型有以下几种情况:   特写镜头的商品化。 在主人与赞助商品同时显身时,均会伴随数秒的特写。 例如《手机》中葛优的摩托罗拉商务手机的登场以及《天下无贼》中警察使用的惠普笔记本电脑的亮相。 商品名称的台词化。 《天下无贼》中傅彪在被迫状况下大声说出:“宝马汽车”,瞬间就实现了宝马公司的一次绝佳宣传。   商品运用的道具化。 《天下无贼》中急驰而过的大卡车上“长城润滑油”五个大字。 让观众在惊心动魄之余记忆犹新。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舒尔茨创立的整合营销传播理论,目前已成为传媒和企业最为热衷的行销法宝。 所谓整合行销传播,就是综合、协调地使用各种形式的传播方式,传递本质一致的信息,以达到宣传目的的一种行销手段。 整合行销传播的内涵包括以消费者为核心,建立消费者和品牌之间的关系,以及整合运用各种传播媒介等诸多方面,其主旨是以最佳的组合谋取最大的利益。 而商家和电影的联姻,正是遵循这一模式的积极尝试。 以《天下无贼》为例。 影片中共出现了中国移动、佳能等12家全程赞助商,广告投入2400多万元,加上荣誉赞助等其它项目,广告收入已达4000万元,而《天下无贼》投资成本为3000多万元,宣传费用约2000多万元。 而影片上映后更是取得了8000万元票房的骄人成绩。 同样,好莱坞大片《少数派报告》中使用了15个品牌,为影片节省了2500万美元。 植入式广告对于电影成本的节约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随着付费电视时代的来临,植入式广告是媒介产业(特别是电视行业)应对这一媒介变革的现实选择。 虽然大众传媒都宣称:“收费频道将开创无插播广告的时代”。 但广告主不可能忽略电视媒介这一受众层面最广、传播方式最活跃的信息渠道;另一方面,电视媒介也不会放弃每年200多亿的广告收益。 收费电视一旦成为电视业的主流,植入式广告必将发挥主导作用。   植入式广告的运用,利用影片或明星的效应,将品牌置身于时尚元素当中,在唤起注意或提醒的同时,强化品牌联想、塑造品牌偏好和独特的品牌心理,争取到消费者的认同与好感,是消除消费者离心倾向和逆反心理一剂良药。 而且从广告媒介策略的角度衡量,植入式广告一般是跟娱乐大片联姻,所以广告的实际到达率比较高,千人成本低,也符合广告投放的媒介策略。 再者植入式广告的问题,其实还是一个投放技巧的问题。 广告形式的创新是广告创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而广告创意又是联系品牌和媒介中间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因而隐性广告也是一种新颖的广告创意。   植入式广告充分利用了受众对仰视客体的依赖和顺从,悄然完成了对受众从心理到行为的改造。 电影制造了明星,明星的示范作用带有一种天然的影响力,不经意间便俘虏了观众,俘虏了消费者。 植入式广告作为一种媒介文本,寓意识形态及价值观于文本之中,通过电影媒介悄无声息地影响受众的消费形态,培养了受众的“消费共同意识”。 植入式广告传播内容的多样性和传播结果的强效性。 已经不知不觉间改变着受众的消费形态,受众有意识地选择性地消费那些高质量和高品位的商品,并且对这些商品有消费热情,这就是高档消费大众化。 在这种广告情境下,广告产品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生产和消费的问题,而变成了一种社会对话的语言。 趋优消费的诱因一方面来自文化偶像的榜样示范。 另一方面,则是消费主体渴求获得地位认同的心理动机。 无疑,植入式广告的出现,满足了受众心理上的归属感,并且适时地促成了消费心理的同一性。 反过来,受众的心理认同,又扩大了植入式广告宣传的强度。   就广告的直接目的而言,对于产品本身的宣传属于低水平的营销,树立品牌形象,提高品牌的市场占有率才是植入式广告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新的社会和经济环境下,随着大众消费的符号化趋势,“产品的植入”将逐渐演变为“品牌的植入”。   媒介新生形态的日趋多样化,丰富了植入式广告运用所涉及的媒体表现形式。 传统的媒体的主导优势逐渐让位给以互联媒介和移动通讯为代表的新兴传媒,复合媒体并存的态势,为植入式广告发布类型的优化组合,提供了选择的可能性。   影视产业与植入式广告的捆绑销售,已逐渐成为一种为各方所认可的运作模式。 这种崭新的运营机制突破传统的大众传播媒介的领域界限,波及至网络游戏、体育赛事、音乐、电脑程序乃至人们的惯常生活形态。 适用范围的不断拓展,为植入式广告的壮大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诚然,植入式广告还存在很多弊端,譬如偏重感性诉求而缺乏理性说服,广告投放与影片剧情无关联,在广告中时常出现误导受众甚至于虚假欺骗的行径。 这些负面的影响有待于通过健全法制和提高从业人员素质的方式加以克服。

美国广播电视事业发展状况

FierceBroadcasting基于主要媒体公司二季度业绩,总结了当前美国广播电视业的四个发展态势。 1、流媒体服务人气渐增,但策略有待优化在SVOD领域,CBS一直走在广播界同行的前列。 如今,CBS宣布,其All Access和Showtime OTT服务的订户总数将在年底达到400万,完成了其2020年800万订户目标的一半。 此外,CBS还宣布了All Access的国际化扩张战略(明年从加拿大开始)以及将推出一项体育直播流媒体服务。 CBS All Access迪士尼也不甘示弱,宣布扩大先前ESPN流媒体服务的计划,并将推出一项以“迪士尼”品牌命名的流媒体服务,提供来自迪士尼、皮克斯的电影以及一些独家原创资源。 目前,迪士尼尚未确定旗下漫威和星战系列电影是否要加盟这一流媒体服务。 除此之外,SVOD服务和OTT服务也通过相对间接的方式推动了NBC环球、时代华纳和维亚康姆的营收。 这些公司都多少通过内容授权协议获得了分发、订阅和子公司营收上的增长。 2、订户流失持续困扰节目方或许是SVOD增长带来的反面效果,传统付费电视订户数量(有线、卫星和IPTV)持续下滑,这也为媒体公司带来了压力。 福克斯宣布,尽管付费电视流失了2%的用户,但其各个电视网的总订户数量维持稳定。 然而,其他节目商和广播商则没那么幸运了。 迪士尼旗下高价体育电视网ESPN遭遇了较大冲击,订户流失率从约2%增至3.5%。 Discovery美国电视网依靠较高的广告收入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订户流失带来的损失。 Turner在国际市场的增长抵御了国内的订户流失。 维亚康姆国内子公司的营收增加了4%,达到10.1亿美元,但这主要是因为SVOD和其他OTT协议带来的营收增长。 再加上收费的增加,也一定程度上抵御了订户流失。 3、转播收入爆发转播业务的增长继续成为二季度广播商营收的巨大来源。 由于来自有线和卫星电视运营商转播收入的增加,Meredith的其他营收和运营费用也有所增加。 E.W. Scripps的转播收入增加了24%,达到6600万。 预计全年转播收入将增加20%,占据电视业务营收的35%。 这些结果刚好验证了Kagan近期的一份报告。 报告认为,到2023年,美国广播商从传统或虚拟MVPD处获得的转播费用将达到128亿美元。 转播收入的增长对于广播商收入来源多样化有着重要的意义。 4、广告收入持续面临压力最近几个季度以来,广告营收一直增长艰难。 由于失去了1100万美元的奥林匹克广告营收,Sinclair今年三季度的核心广告收益将表现平平。 因此,公司预计,其下一季度的媒体收入将同比减少0.9%至1.9%。 由于去年同期收益获得了美洲杯足球赛的带动,Univision今年的媒体网络广告营收将减少18.1%。 然而,也有一些广播商在广告收益上获得了大量增长。 Nexstar在收购Media General之后的首个季度,核心电视广告业务增长了146.5。 与此同时,由于收视率降低,NBC环球的广告营收下滑1.2%;福克斯电视业务也在与下滑的广告收入作斗争;迪士尼的有线网受到广告营收下滑的困扰;CBS的Local Media的广告营收则在二季度减少了2%。

传播学的诞生对于美国广告业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传播学的诞生对于美国广告业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张博学肯定就是把信息更快的去传播出去,去宣传出去对于对知名品牌的宣传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推荐阅读:
拨打电话
网站导读: